【热点聚焦】44年前存入银行1200元,现在能取出多少钱?

摘要: 一张44年前的银行老存单,如今还能提取存款吗?福建厦门市民陈女士手持这张1200元存款的老存单,奔赴各家银行,却始终得不到答案,似乎遇到了“历史难题”。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台海网;央视新闻(ID:cctvnewscenter)


  一张44年前的银行老存单,如今还能提取存款吗?福建厦门市民陈女士手持这张1200元存款的老存单,奔赴各家银行,却始终得不到答案,似乎遇到了“历史难题”。


  近日,在中国人民银行厦门市中心支行的组织协调下,终于在农业银行厦门灌口支行找到了存款底单。19日,陈女士成功提取了这笔44年的存款。


成功提取出存款 图/台海网 


整理卫生,箱底压着张老存单


  年近六旬的陈女士是缅甸归侨,6岁便随父亲兄姊归国,随后定居厦门。


  几年前,其父母相继离世。“我父亲去世前交给我一张银行存单,说是他在泰国的亲弟弟,也就是我叔叔赠与他的。”陈女士说,父亲把存单作为遗产给了她,“父亲的意思是让我继承这笔钱。因为金额不大,我就一直没在意,压在箱底。前几天我整理卫生时无意间翻出来,才想起这事,觉得还是尽早把它变现吧。”


1973年存入,金额为1200元


  陈女士的这张老存单虽有些泛黄,但保存完好。抬头写着“中国人民银行整存整取定期储蓄存单”,存入日期是1973年3月20日,金额1200元,定存期限一年,月息2厘7毫,存单右下角盖着“中国人民银行厦门市支行灌口营业所”的蓝色公章。


图/台海网


当年的银行营业所,已不存在了


  不久前,陈女士回到灌口老家,就顺便去寻找该行“灌口营业所”,一番打听,才从当地银行业者处得知,灌口并没有中国人民银行,当年的“中国人民银行”已经改制,并非如今的中国人民银行,当年的一些业务都归并到其他银行。


  随后,陈女士再次打听到,在湖滨南路有一家中国人民银行,便抽空前往咨询。工作人员告诉陈女士,当年的“中国人民银行”确实已经改制,不再受理存款业务,建议她到其他几家大银行咨询。


人行改制,存款分流到了哪里?


  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民银行进行了改制,普通银行的储蓄业务早已剥离。这笔钱,如何找到相对应的凭证,钱又在哪里?


  中国人民银行厦门市中心支行对陈女士的存单高度重视,经核实确认,人民银行改制后,其储蓄业务先后由农业银行和工商银行承接。也就是说,这张存单的底单被分流到了这两家中的一家。8月29日,底单在农业银行找到了!


历经44年,得到1400余元利息


  44年过去,这张1200元的存单究竟能支取多少钱?


  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介绍,这笔存单的利息计算要涉及1972年、1980年、1993年的多次储蓄管理制度变革、至少16次的利率调整,还要考虑到利息个人所得税的多次变化。经过多方计算确认,在支取日这笔存单本息合计为2684.04元,其中利息1484.04元。


  顺利支取出现金后,陈女士开心地表示:“总算把钱取出来了,虽然不多,但也要对银行工作人员的敬业和辛劳表示衷心的感谢。”平日里热情好客的陈女士透露,亲戚朋友看到报道后都很关心,她要拿这笔钱好好款待一下厦门的亲戚朋友。




44年前,1200元能买什么?


  上世纪70年代,我们还是计划经济,普通职工工资每月几十块钱。粗略来说,当年好一点的大米约1角3分钱1斤,猪肉7角钱1斤。当年家里若有12口人,一天也只需要一两元左右的伙食费。也就是说,这1200元,在当年堪称一笔“巨款”。


哈仲

尔滨仲裁委员会(简称哈仲,英文简称HRBAC)是哈尔滨市人民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的规定,于1996年8月组建的哈尔滨地区唯一的常设民商事仲裁机构。


哈仲根据当事人的仲裁协议,受理国内外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之间的合同纠纷和其他财产权益纠纷,主要包括买卖、赠与、借款、租赁、融资租赁、承揽、建设工程、运输、技术、保管、仓储、委托等合同纠纷。


您签订合同时需要在合同中签署仲裁条款 


标准仲裁条款如下: 

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均提交哈尔滨仲裁委员会,按照该会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补充仲裁协议示范文本: 

双方因 XX 合同产生纠纷,现提交哈尔滨仲裁委员会,按照该会的仲裁规则进行仲裁。仲裁裁决是终局的,对双方均有约束力。

约定送达条款:

本合同签订人所填写的地址信息,将作为通知、信件、法律文书等一切书面文件的送达地址。若按该地址送达的相关文件无人签收或被拒绝签收,则文件退回之日视为送达之日。


哈尔滨仲裁委员会

电话:0451-82815701

82815702
传真:0451-82815770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

抚顺街1号

Email:hrbzcw2013@163.com



首页 - 哈尔滨仲裁委员会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