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候日本和美国给中国送来大礼,给一些中国人的不自信疗伤

摘要: 摘 要一些中国人习惯于跪着仰望西方,只看到西方的优点和暂时性领先,却看不到西方的缺点。希望他们能看清最近的两

11-09 00:03 首页 察网

摘 要

一些中国人习惯于跪着仰望西方,只看到西方的优点和暂时性领先,却看不到西方的缺点。希望他们能看清最近的两大要闻,一是日产汽车、神户制钢所等日本企业的丑闻相继曝光,专家说:“个别企业会定期出现造假等丑闻。这只是冰山一角”;二是美国的“通俄门”事件剧情反转,一直指责特朗普“通俄”的奥巴马执政团队被揭露涉嫌“通俄”。通过日本、美国送来的两剂良药,或许他们能逐渐学会“站着平视西方”。

影响到中国崛起的最大因素是什么?我认为还是中国人的缺乏自信。但是最近美国和日本发生的两件事情,等于给一些崇拜西方的中国人送来医治不自信的良药。

一个是日产汽车、神户制钢所等日本企业的丑闻相继曝光。日产汽车公司9月29日承认让不具备资格的员工进行车辆检查。10月8日神户制钢所又被曝出篡改部分铝、铜产品性能数据问题。由于神户制钢所在日本许多零部件领域的市场占有率都位居第一,又是全球汽车、以及航空高铁制造领域的主力供应商。所以,造假事件的波及范围很大,波及到的客户都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制造企业。据称目前采用其问题产品的客户数量多达200家企业左右,虽然神户制钢所还没有公布客户名单,但丰田汽车、本田公司等汽车公司以及三菱重工、川崎重工、日立制作所还有美国的波音、通用等制造企业都使用了神户制钢所的问题材料。现在又发现神户制钢所在过去10年的部分数据就有篡改的问题,说明篡改数据是长期的、集体性的行为。

三菱汽车和铃木汽车去年被曝篡改油耗数据。

日本的高田公司因为隐瞒安全气囊质量缺陷而被美国媒体称为“有史以来最恶劣汽车安全丑闻”。

不要以为日本企业只会进行性能数据的造假,据报道,日本的东芝公司,长年存在会计造假用以掩盖核电业务巨额亏损的问题。前些年,日本的医用设备和数码相机制造商奥林巴斯承认,此前20年都在做假账、掩盖投资亏损。

这就是问题全部了?专家说:“个别企业会定期出现造假等丑闻。这只是冰山一角”。制造问题材料的日本钢铁企业,相信也不只是神户制钢所。早在17年前,中国的三峡大坝就遇到了日本的问题钢材,和今天被曝光的神户制钢所的问题如出一辙。时政综合性半月刊《大地》的2000年第二十期中,作者黄宏章所写的《特写:三峡工程首例对日索赔纪实》一文披露,直接相连于左岸7-14号水轮发电机组的蜗壳部位的直径12.4米的引水钢管,因为被浇筑在混凝土坝身上,要求是永久性使用不修复。按三峡工程有关专家说的说法“这是承接三峡工程心脏的主动脉血管”,所以对板材质量的技术要求极高。出于当时对日本制造的信心,三峡工程业主运用国际招标,选了日本住友金属工业株式会社的低合金碳素结构钢板。检测结果却出人意料:试样的冲击韧性达不到合同要求,也与日方合格单提供的技术数据相差甚远。日方却以傲慢的口气,回绝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是世界上一流的名牌企业,绝不会出现这样的质量问题”。日方不但不正视自己产品的质量问题,反而一会指责中方抽样不规范,一会说中国实验室条件太简陋,一会又怪检测标准是不是不科学。因为日本供货方的推诿态度,先后检测几次,都不肯承认质量存在问题,导致耗费了两个半月的时间,用于钢板检验、出证和谈判,给工期造成很大压力。

另一个事件是美国的“通俄门”事件剧情反转,一直指责特朗普“通俄”的奥巴马执政团队被揭露涉嫌“通俄”。FBI早就掌握了克林顿的慈善基金收受了俄罗斯核企业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的证据。而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利用职权,作出了有利于俄罗斯的决策。在证据面前,美国司法部迟迟没有立即对希拉里采取行动,构成事实上的包庇。

2010年10月,希拉里领导的美国国务院和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了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接管加拿大铀壹公司,使俄罗斯控制了20%以上的美国铀矿供应。俄罗斯控制铀壹公司后,转入克林顿基金会的资金高达235万美元。

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批准了Rosatom旗下的Tenex子公司与美国有浓缩公司合作,将商业用途的铀出售给美国核电站。

美国相关部门早早掌握了美国政府官员收受贿赂的证据,FBI、美国能源部和法院提交的文件显示,在外交委员会决策之前,FBI就有了实质性的证据,证明2009年开始,Tenex的公司高管就开始向美国官员行贿。调查和信息公开却一直受到阻挠,有利于行贿人的决策却没有被阻止。原因之一是当时的美国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本人,就是希拉里领导的外国投资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奥巴马政府的“通俄门”牵连很广,但是却很少有人被追责。当时负责调查的是奥巴马政府的总检察长罗德·罗森斯坦,FBI局长助理安德鲁·麦凯布,非但没有因为包庇腐败而受到制裁,现在继续在特朗普政府里担任重要职务。安德鲁·麦凯布从当时的局长助理,现在被提拔为FBI代理局长,这属于典型的带病提拔啊。部分涉嫌奥巴马“通俄门”的高级官员不但继续逍遥法外,而且还成为调查特朗普“通俄”的反腐大员,2009年奥巴马政府“通俄”开始时任FBI局长的罗伯特·穆勒,就在特朗普“通俄门”专项调查组担任特别顾问。

奥巴马“通俄门”告诉我们,美国不但存在着集团腐败,塌方式腐败,而且还存在着腐败分子反腐败的现象。

中国存在着严重的腐败现象,但是我们敢于承认。而总有一些人用腐败问题要求中国学习美国的体制,同时不厌其烦的告诉我们,美国没有腐败,时因为美国实行的是“民主”体制,多党选举可以有效的互相制约,及时发现和防范腐败。

可是一些人总是被现实一再打脸。美国的腐败不但广泛存在,而且缺乏有效的解决腐败的机制。美国倒是有一个神奇的办法,通过把很多腐败行为给合法化的办法来表面上减少腐败。比如,在中国官场上见不得光的买官卖官“潜规则”,在美国那是可以公开操作的“明规则”。

美国的捐款大金主可以得到美国总统的驻外大使职位作为回报,这在美国是公开的。数据显示,近三成的美国驻外大使,都可以花钱买到。近几届总统的驻外大使名额赠给捐款金主的比例是:小布什30.02%,克林顿27.82%,老布什31.30%,卡特26.73%。而奥巴马截至到2013年7月31日的此项数据已达35.2%,刷新纪录。而且,不同国家的大使职位都是有价格的,克林顿时期的大使职位价格前三面是: 32.8万(奥地利), 25.2万(荷兰),19.6万(瑞士)。小布什则为:49万(爱尔兰),45万(瑞士),36万(瑞典)。而奥巴马时期,就近期已提名的部分大使来说,前三名是:236万(比利时),231万(英国),156万(德国)。其他多国的大使职位也都“价格不菲”,其中:加拿大(5万至10万美元)、伯利兹(10万至20万美 元)、挪威(20万至50万美元)、捷克(20万至50万美元)、芬兰(超过50万美元),以及日本(超过50万美元)。美国驻欧盟和东盟大使也都曾在 2008年为奥巴马捐出至少50万美元。这些人都是在资金上帮助奥巴马选举的人。

日本的制造业造假丑闻,把日本制造的神话给打碎了。奥巴马“通俄门”的曝光,把美国体制的不腐败神话给打破了。

这两个神话的存在,极大的影响了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换句话说,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是被这些经不起推敲的异国神话给摧毁的。而这些神话,本身就不是现实中存在的客观事实。

我们对来自日本的和美国的丑闻,并不是抱有幸灾乐祸的态度和比烂的心态。中国有问题,我们一直承认,但是一些人也不要拿经不起推敲的外国神话来打击我们进步的信心。我们承认跟外国的差距,不能建立在对外国加以神化的基础上。

说到中国人的缺乏自信,有很多具体表现,有对中国制造的不自信,有对中国体制的不自信,还有对中国文化的不自信。中国人的缺乏自信,又跟对西方的崇拜相依而生,对西方的崇拜,也大致分为商品的崇拜、制度的崇拜和文化的崇拜。

对西方的商品的崇拜有很多,比如,瑞士的钟表、法国的葡萄酒、意大利的时装……,但根据西方国家的工业制造能力,这种崇拜主要集中于来自美国、日本和德国的商品。日本因为距离中国最近,而且日本在消费品领域的品牌一度星光闪烁,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对日本的制造业的崇拜,占了中国对西方的商品崇拜的重要比重。从八九十年代对日本家电和电子品牌,如东芝、索尼、日立、三洋等品牌的追捧,到前两年中国游客对日本的马桶盖和电饭煲的疯狂采购,都是这种商品崇拜的表现。

因为美国的实力最为强大,也最注重对颜色革命的投入,导致中国人对于西方的制度崇拜,主要集中于美国的制度。美国的多党选举、三权分立被津津乐道,美国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也在中国被频频谈起。美国的制度,从政治到经济,在中国很多人心理就代表着政治正确。历史终结论的作者虽然都对历史终结于美国的政治和经济体制这一结论产生动摇了,但是中国还有很多人在坚持。而且,这种美式崇拜在中国的文化精英中一度处于主流地位,这些主流文化精英又因为掌握着主流话语权,所以对美国的制度崇拜,又通过他们传播给很多普通的人。

对西方的文化方面主要是对西欧从古希腊和罗马的古代欧洲文化,和文艺复兴开始之后的资本主义启蒙运动而奠定的近代欧洲文化,从哲学到美学,从学术研究范式到学科体系构建。西方在工业革命之后,领先于世界几百年,利用其超越别人的实力,把自己的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中国从长期领先到一个多世纪的全面落后,这也是事实,中国也不排斥对外来先进文化的学习,中国文化从来不是故步自封的。但是一些人,对西方文化的态度不是借鉴和学习,而是崇拜,崇拜到了虚无自己民族的历史和文化的程度,把自己的民族说的一无是处,这就是崇拜的情结了。

本文谈的西方,不是指地理意义的西方。比如,日本虽然在地理上属于东方,但是日本长期实行托亚入欧的政策,在价值观和制度方面已经全面西化。日本成为西方国家的学生,中国人对日本制造业的崇拜,也是对西方的崇拜的组成部分。

我们承认自己曾经落后过一段时间,承认自己现在还没有回到历史上的领先地位,我们也承认西方发达国家有很多需要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但不等于我们要把西方一个阶段的领先上升为崇拜情绪。承认别人的先进,并不是要妄自菲薄到自我否定的程度,这就是非理性的态度了。

这种崇拜心理一度到了否定自己历史、否定自己民族的程度了,并且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心理,那就危险了。

一个人要没有自信,很难在事业上成功。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人不自信,会被别人引导到简单的模仿模式,就容易在别人的误导之下走错路,国家也如是。

对中国的不自信跟对西方的崇拜是同一个问题的两面。因为对自己不自信而对别人产生崇拜心理。因为崇拜了别人,而失去了自信。

中国近代史上有两个阶段是最缺少自信的,一个是从鸦片战争失败给英国,到甲午战争又败给日本,让中国人的自信受到重创。开始觉得中国是技不如人,所以开始学习西方的科技,学习西方建立现代工业,搞“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认为中国的文化和体制还是好的,只是中国需要在技术和工业方面补课。到了甲午战争的失败,中国败给了自己的昔日小弟,中国对自己文化和体制的自信也没有了,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文化。中国另一个缺少自信的阶段是改革开放之后,很多人看到了中国跟西方在表面上的巨大差距,开始怀疑自己的国家的体制到民族的文化。这种不自信到现在都没有得到根治。

中国这些年,在工业规模方面已经实现了反超,工业在2016年的总产值是美日德三个工业制造强国的总和,基础设施方面也正在进行赶超,中国赢得了“基建狂魔”的美名。在科技创新上也在快速缩小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差距,中国的产业升级已经进入到发达国家长期处于垄断地位的工业领域,虽然在集成电路等产业链的一些关键环节还比较薄弱,但中国的整体产业链正在由下而上,实现一个部门、一个行业、一个体系的逆袭。这些硬实力的发展,是中国人恢复自信的物质基础。日本制造业早就神奇而衰了,现在叫的上来的日本品牌还有多少?除了日本的汽车品牌,二十年前那些如雷贯耳的日本家电品牌还有多少在中国有市场?中日之间的力量对比变化从世界五百强的名单就可以看出来。中国上榜公司数量连续第十四年增长,2017年达到了115家。其中中国大陆(含香港在内,不包括台湾地区)为109家企业,仅次于美国的132家,而日本有51家。现在日本的优势产业过多的集中在汽车和相关配套业,汽车和配套业的利润占一半以上,日本在电子、造船、钢铁等昔日的优势产业衰落明显,显示日本的工业制造能力从平衡走向不平衡。日本的半导体行业虽然还有一定实力,在半导体制造设备和材料方面还有着很大的优势,但是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已经衰落的很严重。日本在通信和互联网等方面更是乏善可陈。

我们今天谈美国的和日本的问题,我们只是想站着平视西方,而不是跟一些人那样习惯于跪着仰望西方,只看到西方的优点和暂时性领先,却看不到西方的缺点,认为中国永远要落后于西方。我们只是想针对那些只允许说西方优点而不允许说西方缺点的人,在此做一些更为客观的分析。跟我们对自己的审视一样,既看到他们的优势,也要看到他们的劣势,更要看到我们赶超的努力和成果。既不妄自尊大,又不妄自菲薄。中国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路,至于那些要终结历史的“普世”之路,让乌克兰这些国家继续走吧,乌克兰就是公知治国的“典范”。

【尹国明,察网专栏作家】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首页 - 察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