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今日宾川01-06 21:03

在平川坝西北角的新生邑村子中,有一座古老雄奇的文昌宫,它始建于清嘉庆年间,重建于咸丰年间,至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它曾经是平川下坝子最早的村民小学校址。

据宾川地名志记载:明代邹应龙平定赤石崖铁索箐彝族叛乱后,兴建城池,安置村寨,其名以“邑”字起、“邑”字落。“新生邑”为邑字落,“邑尾登”为邑字起。清雍正五年(公元1727年),宾川州志记载:赤石崖村落称新生邑。由于早年文化的闭关,乡音口齿的影响,不知哪年哪代,把“新生邑”写成“先生邑”按字意讲也合情理,它是平川最早的汉族村落。

相传,新生邑村民原藉南京应天府大坝柳树湾,故多姓杨,均系随军将士屯垦落藉。多年来,由于婚嫁迁徙,又增了范、赵二姓,“先生邑”这个村名,在上世纪60—70年代,不是把字意看作是先有的村落,而是把它称谓为“先生”,说“先生”也属臭老九之列,应该打倒,故把“先生邑”又写为“新生邑”,其名归故。

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杜文秀部将骠骑将军杨荣曾在新生邑落营坐镇,村设东西二堡门,南北设门房护堡,西堡门门墙把垛,这是骠骑将军的第一座大本营“将军府”,尔后迁赤街(平川街)设防建“新城”。杨玉科率清军镇压起义军期间,“新生邑”又成汉人营。

骠骑将军杨荣进驻新城后,时至新生邑文昌宫修建暨架梁之际。他要在新城建一座宫殿式朝房,闻新生邑文昌宫架式雄伟,结构合其所思,当即马步兴风,亲临文昌宫察视。观其步架严实,里外装置气派,阁运四周,雄姿广览,恰合意中模式,立传承建民师,新生邑阿拄明之祖父来见,命撤其屋架,搬到新城去竖,该匠人叩头触地,恳求免于罚过。申言:“易竖难撤,撤则三毁其二,劳民伤财,万望宽容”。乡老绅士亦齐求免于撤卸,骠骑将军准其请,当即命匠凿师,以同样墨法,同样架式,建竖新城大殿。至此,文昌宫才得以继续施工。

二年冬,一座大出龙马阁,高脊亮带,四周用条石扣砌,屋顶鳌鱼盘角的古式建筑,耸立在八尺高的掌台上,神采千姿,民心仰望。这雄奇高昂的殿宇,称之为大殿,殿东有厢房,殿前是一块宽阔的场地。大殿内塑有三圣:即关圣帝君、文昌帝君、孚佑帝君。每年农历二月初三、五月十三,都有幽雅的洞经古乐,莲池拜唱,鼓钹经声,婉转交融。

光绪二十三年(1898)6月,平川遭受特大洪灾,新生邑到处一片汪洋,房屋倒毁过半,禽畜伤亡无计。当时全村17户人家,70来人,男女老少全挤在文昌宫内,得以避水逃灾,人保平安,历时三天。

文昌宫是平川下坝子,包括禾头、北份16个村落在科举时代,私塾逐渐退化时期独一无二的一所村民学校,学子在校一直可读到考举人、拔贡。当时地广人稀,各村来上学者不过一二人,多有已婚男子,读书拜文昌,学校的老师多是名人名士。在清代,所属各村曾出过贡生、举人、廪生等。

文昌宫,这座清代古建筑,后经两次重修,现保存完好。如今古貌一新,挺拔昂然,四角的风铃,有时发出叮铛之声,它似乎在鸣颂着一代代文人的历程。院内一株与大殿同龄的刺柏树,依然枝叶繁茂,四季常青,有时也幽闲地摆动几下,似乎在傲慢地重申:它的根系叶脉中,同融着文昌宫的一朝一夕,它将悄然伴立,一直陪衬下去。

杨剑年 杨宏毅/整理

(注:文中观点来自《古镇平川》)

大侠/编辑  责编:吴松江